普洱茶的产地
普洱茶如何保存
普洱茶的价格
普洱茶的功效与作用
大益普洱茶
普洱茶减肥
普洱茶的喝法
普洱茶怎么喝
普洱茶的副作用
普洱茶生茶和熟茶的区别

您现在的位置: 普洱茶新闻网 >> 普洱茶知识课堂 >> 普洱茶新闻 >> 正文
 | 网站首页 | 普洱茶知识课堂 | 茶客留言 | 淘宝店 | 普洱茶商城 | 天猫店 | 

 
古树普洱,茶中的贵族           ★★★
古树普洱,茶中的贵族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互联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07-26 21:11:34

“爷爷做茶孙子卖”,这句在普洱茶界广为流传的话语可谓是一语中的,说中了普洱茶的要害。普洱茶的神奇之处,在于它是一件需要时间的沉积来完成的作品。这种沉积,来自于普洱茶本身的存放,更来自澜沧江流域莽莽群山里成百上千万年青山绿水的锤炼。

当从高峰之巅汩汩流下的澜沧江水与云南大地交融后,缔造了与可可、咖啡相并列的世界三大无酒精饮料之一的茶。数百万年前,大自然的神奇之手让茶树在澜沧江中下游两岸茁壮成长。数千年前,生活在澜沧江中下游的原住民濮人发现并利用野生茶,尔后开始驯化和种植这些茶……从此,茶香开始在延绵的澜沧江两岸山谷间飘荡。

在这条河流的两岸,不但还恣意生长着数百万亩有着成百上千年树龄的古茶树和野生茶树聚群,还保留着茶类植物垂直演变完整链条。如今,濮人的后裔们依旧过着与茶息息相关的日子,而普洱茶也俨然成了最响亮的云南符号。

 

景迈,最早的人工栽培型古茶园

再上景迈,依旧是亲切。

澜沧江两岸的茶山,近年来因工作关系每年都会去溜达一圈。去得最多的,是景迈山;心中最迷恋的,是景迈山;还想再去的,依旧是景迈山。每次去,或者匆匆一瞥,或者停留几天,景迈带给我总是熟悉的新鲜,带着一种难言的亲切。

这是一个历史与现实粘连得很近的地方。千百年来,不管时光如何变幻,自濮人在景迈山上有意识地种下第一棵茶苗起,就注定景迈山将成为茶树的圣灵之地。也因此,每个走进景迈山的人,心头始终萦绕着一种奇妙的崇敬。

特别是初秋的景迈,那是一年间最舒适、最惬意的季节。葱郁的绿意依旧统领着这座连绵的山岭,而成熟了的庄稼,以及一些开始绽放缤纷色彩的树木,让景迈山变得斑斓起来。在这样的时节,我来到景迈。倘佯在景迈纯净的山水间,眼睛看到是葱郁的森林、茶园、村寨浑然一体的美景,耳朵听到是蝉的鸣叫、风的情语,整座山岭显得异常的宁静而安详。

 

(位于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海县的贺开古茶山是人工培植历史久远的一片古茶园,这里的古茶树树龄长、植株高大,多分布在海拔1500—1800米之间。走进茶园,古老的茶树棵接着一棵,粗壮而健硕。对于许多茶来说,时间是敌人,新鲜度和口感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降低,但对于古树普洱,时间的沉淀让它更加弥足珍贵。摄影/局部)

与我一样,许多人认识景迈山以至迷恋上景迈,是从茶开始的。在景迈山还没被写进书本之前,大叶种茶树就在这座山上以自己最自由的方式恣意生长。山上有景迈、芒景两个村委会,布朗族、傣族、哈尼族、佤族等少数民族的村寨房舍,就零零落落地散布在密林深处、古茶林边。千百年来,生活在景迈山上的各民族同胞,与这座山岭融为一体,在大自然的赐予和古茶园的护佑下,安静而祥和地过着与茶紧密相关的生活。

“我要是给你们留下牛马,怕遇到灾难死去;要是给你们留下金银财宝,怕你们吃光用光;给你们留下茶树,让子孙后代取不完用不尽。”布朗族祖先帕岩冷临终前,给他的子孙们留下了这样的话语。

濮人是澜沧江一带最早的居民,最早利用野生茶和最早栽培、驯化野生茶树的群体,其后裔布朗族、哈尼族、德昂族、佤族等如今是澜沧江中下游地区古茶树的主要主人。东晋常璩《华阳国志·巴志》记载说,公元前1066年周武王伐纣时,生活在巴蜀、云南一带的濮人就已经献茶给周武王。尽管陆羽在《茶经》中没能提上云南一笔,但至少在比陆羽更早的1800多年前,在澜沧县的景迈山上,一场大规模的人工栽培茶树运动已经展开。

 

(普洱茶自古讲究产区,不同的山里所产茶叶的口感也有所不同。左下图为勐海县勐宋茶区的古茶树,茶区里既有高大的古树茶,也有近几年种植的小茶树。这一地区所产的茶叶山野气强,较苦涩,但回甘快,茶香纯正。摄影/段兆顺)

据《布朗族言志》和相关傣文史料记载,最迟在佛历713年(公元180年),布朗族的祖先帕岩冷就带领自己的子民,在景迈山上种下了一棵棵、一片片的茶林,帕岩冷也因此成为了有名姓可考的最早种茶的人。相传西双版纳的傣族头人曾把第七个公主嫁给帕岩冷,现在芒景村还有供奉茶祖帕岩冷的庙宇和七公主亭。经过无数代人努力后,布朗族、傣族的先民们不仅驯化了野生茶树,历经生态劫难,还留下了多达2.8万亩的景迈芒景古茶园。

帕岩冷或许想到,又或许没想到的是,正如他临终前的遗言一样,生活在景迈山上的子民们在1800多年后仍能享用着他的惠泽。自2004年国内普洱茶市场再次复兴起,景迈茶价格就一路攀升,到2014年春茶季,每公斤古树茶毛料已经卖到1000多元,茶农的家庭收入基本都在八九万元以上。

或许令帕岩冷更没想到的是,他和他的子民们一棵棵亲手种下的这片历尽沧桑的古茶园,如今依旧生机盎然地与原始森林交错生长在一起,成为了现今世界上保存最完好、年代最久远、面积最大的人工栽培型古茶园。因其见证了茶树从野生到驯化,再到规模化种植的发展史,被日本知名的茶叶专家松下智誉为“茶树自然博物馆”。

 

2003年8月,中国科学院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景迈、芒景千年万亩古茶园是目前世界上保存最好的人工栽培型古茶园,是茶叶天然林下种植方式的起源地,是茶叶生产规模划、产业划的发祥地,是世界茶文化的根和源,也是中国茶文化发展的历史见证,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缩影,传承民族历史和文化传统最重要的实物载体;其所蕴涵的历史文化气息和活化石,同时它保存的大量珍贵物种、完整的天然林生态系统和起所具有的病虫害自我控制机制,对于研究生物多样性、生态环境保护、茶叶驯化和茶叶种植方式起源都具有十分重要的科研价值。

景迈山只是普洱古茶山的代表之一。近年来多次前往普洱古茶山,让我越发意识到澜沧江是条茶的河流。这种意识,不仅来自于飘荡在澜沧江两岸从大理、保山到核心产区临沧、普洱、西双版纳的绵延数百公里的茶香,还在于云南境内的澜沧江流域是世界茶树的原产地。乱子客茶业。


2010年5月在思茅区营盘山的中华普洱茶博物馆里,我看到了茶树的始祖——距今3540万年的宽叶木兰化石。2012年3月,在景谷县茶办主任王强的带领下,我来到距景谷县城只有4公里的芒线村。这个宁静又略显平凡的小村庄,座落在威远江东岸丘陵地带。然而就是村庄所处的这片苍茫翠绿的大地,在地质古生物学上被称为“第三纪景谷植物群分布区系”,是我国少见的第三纪渐新世植物群,也是惟一没有受到第四纪冰川波及的区系。

 

1978年,地质勘探人员在景谷盆地的芒线村,发现了以宽叶木兰(新种)为主体的景谷植物群化石,并正式被中国科学院北京植物研究所和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描述发表。经地质年代测定,这些宽叶木兰化石是新生代第三纪渐新世的植物群遗迹,距今约3540万年。“叶形大,倒卵形,长6.4至11厘米,宽3.4至5厘米,顶端缺失。但从叶形轮廓看为纯圆,基部为楔形收缩状。”地质生物学家何昌祥曾这样描述这些宽叶木兰化石。

茶树是雌雄同株异花授粉的被子植物,木兰是被子植物的原始代表,古木兰是被子植物之源,是山茶目、山茶科、山茶属及茶种的始祖。我国现已发现的木兰化石只有两种,其中宽叶木兰仅见于普洱市景谷县,中华木兰见于普洱市境内的景谷煤场、景东田心、澜沧勐宾等处,以及临沧市的沧源、凤翔,保山市的腾冲,德宏州的梁河等地。中华木兰较宽叶木兰晚,时代为晚第三纪中新世,距今约2500万年。从叶片的形态、叶脉构造、侧脉对数及夹角大小、侧脉不达缘、向上弯曲与上方侧脉相连、叶尖形态等特征对比,茶树与宽叶木兰、中华木兰植物化石有较多的相似之处,在遗传上有亲缘关系。

结合云南的地质史,或许我们可以这样想象:在地球的中生代侏罗纪,云南高原已是一块露出海平面的陆地,濒临暖暖的海洋,地貌起伏并不大。那时到处长满了蕨类植物和裸子植物,被子植物还没在这块土地上出现。到了新生代第三纪,许多被子植物开始在这里生发、演化,出现了花果的同时,包括宽叶木兰在内的许多山茶科近缘植物,也开始在这里繁衍生长,为茶树物种的孕育形成创造了条件。到新生代第三纪的中新世,波澜壮阔的喜马拉雅山造山运动开始了,经过漫长的历史时光,青藏高原高高隆起,横断山脉也随之出现,昔日几乎是一马平川的云南大地隆起成为了高原。到新生代第四纪,地球史上距今最近的一次大冰川期来临,许多喜温喜热的第三纪区系植物遭到破坏。云南的南部和西南部由于地理的缘故,幸运地躲过了冰川袭击的浩劫,保留下许多新生代第三纪遗存的物种,如滇南木莲、树蕨、鸡毛松、苏铁、古莲等,起源于第三纪早期的山茶植物也得以在这片土地上继续滋生、演化并繁盛起来。

由此推断,在第三纪木兰植物群地理分布区系特定的气候环境条件下,茶树由宽叶木兰经中华木兰演化而来,在未受到第四纪多期毁灭性冰川活动袭击的条件下,茶树最终在澜沧江沿岸的大地上得以生存、发展,并传播开来。


已经发现的木兰植物群化石,主要分布在北纬22°5’-25°之间,几乎为北回归线所平分,并横跨澜沧江、怒江和伊洛瓦底江(中国境内段为独龙江)三大水系。野生茶树的分布则主要集中在北纬21°08’-25°58’,沿着北回归线南北方向逐渐减少,并自西向东延伸。野生茶树与木兰植物群化石分布多集中于澜沧江流域的北回归线两侧,均为常绿阔叶乔木型,都是南亚热带、热带雨林共生产物,生态习性上都具有喜温、喜湿、喜酸、耐荫怕碱等习性,这是茶树在长期的系统发育过程中所形成的生态习性接受了木兰遗传基因的结果。


从宽叶木兰化石到中华木兰化石,到2700年前的镇沅千家寨野生古茶树,再到1000多年前的邦葳过渡型古茶树和千年树龄的景迈栽培型茶树王,普洱是世界上唯一保存茶类植物垂直演变完整链条的地方。尤其是分布在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原始森林中的镇沅县千家寨野生古茶树群落,是目前全世界发现的面积最大、最原始、最完整的以茶树为优势树种的植物群落。这些发现,向我们完整地展现了茶树所经历的垂直系统演化过程。

2016年春茶,困鹿山皇家古茶园的春茶,每公斤突破了万元大关,成了整个普洱茶区与冰岛、曼松王子山、薄荷塘等并列,屈指可数的毛茶价每公斤破万元的几个山头之一。

在说困鹿山皇家古茶园之前,先说说古普洱府。清代医药学家赵学敏在《本草纲目拾遗》中写道:“普洱茶,出云南普洱府。”古普洱府城所在即今日宁洱县城。清雍正七年(1729年),云南总督鄂尔泰推行“改土归流”政策,在此设普洱府控制普洱茶的购销权利,并在府城建立贡茶厂,推行“岁进上用芽茶制”,选取最好的女儿茶制成团茶、散茶和茶膏敬贡朝廷。

 

普洱府的设置及贡茶厂的建立,让普洱成为滇南重镇的同时,也让始终于汉、兴于唐宋、盛于明清的普洱茶走向鼎盛。普洱府辖地包括今普洱市、西双版纳州全境及临沧市部分地区,几乎囊括了普洱茶的主产区。史料载“普洱府年产普洱茶八万担”,当时的普洱茶制作、交易可谓空前鼎盛,普洱府城一时成为名扬天下的普洱茶集散地,也是四通八达的茶马古道汇聚点。现在人们对普洱茶的称谓由来和等级划分,仍以“原产普洱府辖地,并以普洱这一原产地和集散地而得名”为重要依据。

 

离宁洱县城30来公里的困鹿山是莽莽无量山的一支余脉,为澜沧江水系和红河水系的分水岭,海拔1410米—2271米,中心地段南北延伸十几里,东西宽数里。山中峰峦叠翠,古木参天,云遮雾罩,雨量充沛。继1986年在困鹿山发现1939亩半栽培型(过渡型)茶树群落后,2004-2006年中国农业科学院等权威机构组织多批专家,相继对困鹿山茶树群落进行了三次重点科学考察,并得出了权威结论:“困鹿山栽培型茶树至少有400年以上的历史,其半栽培型(过渡型)茶树已超过1000年以上。”这一结论,证明了困鹿山处于茶树植物的起源中心范围内。

 

现已发现的困鹿山古茶树群落总面积为10122亩,地跨凤阳、把边两个乡,由东、南、西、北四个部分组成,其中分布在把边乡团结村的中寨、新寨、丫口寨境内8183亩,凤阳乡宽宏村境内有1939亩。困鹿山附近的凤阳乡、把边乡、黎明乡境内还有大片的人工栽培型、过渡型的古茶树群落,而这些茶树与景谷、镇源两县的古茶树群落是一脉相承的。

对困鹿山的过往历史颇有了解的普洱茶(贡茶)制作技艺传承人李兴昌介绍说,困鹿山古茶园有东园、南园、西园、北园之分,清朝年间每到大茶林春茶采摘时节,官府都会派兵上山监督茶叶的采摘和生产制作,并把所有制作好的人头茶、七子饼茶、砖茶全部运抵京城,进贡朝廷,普通百姓根本喝不到这里上好的春茶。在这种情况下,产量和制作工艺都极其保密。正是基于这些渊源,现今困鹿山村的村民大都能做一手好茶,特别是早盛行于清雍正年间的人头茶和方砖茶。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探访古茶山,但困鹿山带给我的感觉依旧是清新而温暖的。村庄已与茶园融为一体,村前的古茶园中单是数百年的古茶树就有数百棵,因为古老,棵棵古茶树都虬劲峥嵘,嶙峋的枝干上长满了苍绿的树苔。古茶树的树身高度都在五、六米以上,采茶时得爬上树,或者是搭把梯子才能采到茶叶。

 

老社长薛金强告诉我们,仅在困鹿山周围地带,已经普查出的古茶树就多达372棵,树龄基本都在400年以上。这些古茶树每年只能产出300到400公斤的干毛茶,弥足珍贵,每年春节一过,尚未采摘上市的春茶就早已被外地客商抢定一空。

现在村里对这些古茶树实施了农户认养保护的方式,古茶园附近居住的村民,每个家庭都认养了几株古茶树,从4棵到20余棵不等,他们每天除了从事农事劳作,还把部分精力放在古茶采摘和简单打理上。“我们对自己认养的古茶树进行经常护理,这些树可是宝贵的东西。”

说话间薛金强抓了一把从百年古茶树上摘下的茶叶放在火塘前的陶罐里煨烤,琥珀色的茶水盛于粗陶盏里,他边烤边介绍说:“我们平常每天都喝茶,一天只在陶罐里烤一把茶叶,喝干了以后把剩茶再放到火上烤一遍,然后续水,反复冲泡茶味还是很浓。”这种随手而来的茶生活方式,已经深深融入到许多茶农的血脉中。

由于困鹿山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生态系统,再加上传统的手工加工方式,所产的普洱茶不仅天出自然,而且品位独佳,香型独特。同行者中有一位挑剔的老茶客,近年来对困鹿山的茶情有独钟。他对困鹿山茶的评价是“茶香清雅、高锐、持久,韵长。新茶入口微苦化甘转甜,口感香、甘、甜相混而生,丰富沉厚,喉韵甘润持久,气蕴上扬而沉实。”对于早已被香烟熏坏了舌头和口腔的我来说,评价中的有些词语感觉玄之又玄,但能得到资深茶客如此高的评价,困鹿山无愧皇家古茶园的称谓。

就在困鹿山四周的莽莽原始森林里,还散落着上万亩野生型、过渡型和栽培型的古茶树群落,其中树龄最大的据考证已经2000多年了。这些布满了雨苔风锈的古茶树延续进化为云南大叶种茶的轨迹清晰可见,虽然经历过数千年的沧桑,依旧傲然挺立,年年吐着新蕊,恩泽着守护它们的子民。

2003年7月,在海拔2100多米、坡度达70多度的山坡上,经台湾著名资深茶商黄传芳先生牵线搭桥,著名影星张国立出资认养了三号古茶树。这棵困鹿山三号茶树,胸径2.53米,树高25米左右,分枝三杈,是目前发现的株型较为完好的、最大的栽培型古茶树。


 

淘宝店

文章录入:jimfy    责任编辑:jimfy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客户联系 TEL:13099915998 0871-64197981 QQ 40239712 296656133 Email: jimfy@163.com 本站微信号:13099915998 copyright@2002-2013 中国普洱茶新闻网版权保护 站长: